所有栏目
798

家暴案例分析

2018/6/8

【案情综述】

李某某与侯某经人介绍,相识相恋,相处三个月后即步入婚姻殿堂,由于婚前缺乏了解,结婚后家庭内部矛盾重重,侯某经常家暴李某某,这种状况在儿子小亮出生后愈演愈烈。在侯某生意失败后,李某某更是经常遭受丈夫侯某的谩骂殴打、用水果刀追杀,朋友也遭到威胁恐吓。当侯某被发现与异性有不正当关系后,其擅自闯入李某某住处换锁、打砸东西和家具、打伤李某某的头部、脸部,并发短信威胁杀害李某某的父母和儿子。李某某曾多次报警,但侯某仍然对其进行殴打、威胁。2016年9月李某某起诉至安徽省XX人民法院,申请法院作出人身保护裁定。

【办案过程】

在接触这个案件的时候,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可以深切感受到李某某在婚姻家庭中的无助和痛苦,她多次报警,民警也出面进行了调解,但都无济于事,案件诉到法院后,法官希望通过调解的手段让侯某改过自新,但是几经传唤,侯某一直未出现,我们选择人身保护令这种维权方式。

开庭当天,侯某经合法传唤仍未到庭,法院依法适用了简易程序进行缺席听证。李某某当庭提交了充分证据,例如《报警回执》、医院的病例、手机短信截屏、录音录像,证明侯某威胁恐吓、殴打致伤的事实,以及发现侯某婚外情报警后,公安机关作出的调解书、协议书和侯某亲笔书写的保证书等。11月9日,法院经审查认为,李某某的申请符合条件,即出具了辖区内一份人身保护民事裁定书,禁止被申请人侯某殴打、威胁申请人李某某或其儿子、父母姐妹;禁止侯某利用骚扰、跟踪等手段,妨碍申请人李某某及其儿子、父母姐妹的正常生活;禁止侯某在李某某居住区200米范围内活动。如侯某违反上述禁令,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裁定书送达被申请人,并送当地公安机关。

【法律分析】

(1)家庭暴力的主体是家庭成员。

我国新《婚姻法》的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婚姻法中所称的“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明确了家庭暴力的主体是家庭成员,即施暴者与被害者之间不仅在一起共同生活,还必须具有婚姻或血缘关系。同时由于暴力的发生时以占有资源、权利的不平等和体能、自立的差距为基础的,它不同于其他刑事犯罪,主体多是成年家庭成员,有时也有少量的青少年家庭暴力犯罪。犯罪人一般男性多于女性,受害人一般女性多于男性。

(2)家庭暴力侵害的客体是家庭成员的人身权利,包括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和自由权。

身体权是家庭成员维护其身体完整并支配其肢体、器官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其总包括性权利。健康权是家庭成员维持其人体生理机能的正常运转,不受生理和心理侵害的权利。生命权是以家庭成员的生命安全的利益为内容的权利。自由权是家庭成员在法律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志和利益进行行动和思维,不受约束、控制或妨碍的权利。

(3)家庭暴力实施者转是故意。

家庭成员由于长期的共同生活,难免会有矛盾冲突,而这些毛盾、冲突和纠纷未得到有效、及时的排解,就会积久成怨。当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施暴者就会采取暴力手段,对受害者实施殴打、折磨等暴力行为。显然,与其他暴力行为一样,家庭暴力行为人主观方面的心理态度是故意,且大多数有明确目的。如发泄内心的不满,获取某种利益和钱财、满足某种欲望和性爱等。

(4)家庭暴力的实施者应承担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于手段残酷、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重大暴力,触犯刑法的,应承担刑事责任。对于在一段时间内持续发生的一般的伤害行为,应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处罚。构成民法上侵权行为要件的,还应该承担民事责任。

我国现行法律有关家庭暴力的规定主要分散于《宪法》、《民法通则》、《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刑法》、《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和一些地方性法规、行政文件中。

我国现行法律有关家庭暴力的规定主要分散于《宪法》、《民法通则》、《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刑法》、《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和一些地方性法规、行政文件中。

一是《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也是各部门法的立法根据,也是中国反家庭暴力专门立法的根据。《宪法》在关于保障公民权利特别是保障公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方面,对公民的基本权利及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的保护方面作了具体规定,如规定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与家庭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还规定了婚姻、家庭、妇女、儿童受国家保护等等。

二是《民法通则》对家庭暴力行为的规定,主要体现在对公民人身权的保护;“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杈”’“禁止以侮辱的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公民享有婚姻自主权,禁止买卖、包办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因家庭暴力,

可能引起行为人民事责任的承担。

三是在行政法方面,则规定对家庭暴力行为的禁止性规定,既体现为行政罚,也有行政处分。如《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对尚不够刑事处罚而又侵犯他人人身权利的“殴打他人,造成轻微伤害”、“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虐

待家庭成员,受虐待人要求处理的”等规定了处罚或警告。

四是《刑法》则规定对家庭暴力行为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则要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行为人实施的暴力行为,因所侵犯的客体不同,可构成不同的罪名。如可构成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罪、虐待罪、遗弃罪等,同时,《刑法》对不同的罪名规定了相应的刑罚。

五是修正后的《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家庭暴力,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和遗弃”,将家庭暴力列入了离婚的法定要件中,实施家庭暴力行为的,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这体现了我国严惩家庭暴力的决心,也表现了我国婚姻家庭暴力制度从废除旧家庭习俗的原则向追求婚姻家庭质量的转变,寻求建立新的平等、和睦、文明和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

【典型意义】

本案集中体现了人身保护裁定在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中的重要作用。当前《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中对“家庭暴力”的定义是:“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持续性、经常性的家庭暴力,构成虐待。”但在实际生活中,很多家庭暴力行为往往没有造成法律意义上的伤害后果,而如何认定“持续性、经常性”,也没有进一步的判断标准。对于施暴者出现的扬言报复、威胁恐吓、跟踪骚扰等具有现实危害性、时间紧迫性的行为,如不切实加以重视,有效制止,常常会酿成恶性案件。2008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涉及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指南》对人身保护裁定作出了试点探索,2013年1月1日已生效的经修正的《民事诉讼法》第100条对行为保全作出了明确规定,使人身保护裁定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在婚姻家庭中,妇女天生的处于弱势,她们无论在力量还是内心都稍显劣势,而作为一名律师,保护弱势群体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我们使命所在,在接手这个案件之后,我们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多次到派出所和社区了解案情,在我和团队的努力下,法院支持了原告李某某的诉讼主张。

广大妇女以及其他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要得到及时有效的维护,必须首先增强他们的依法维护权益意识,一是要加强对广大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的法律宣传教育,引导他们、学法、知法、懂法学会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二是要在全社会大力宣传弘扬“四自”精神。牢固树立自尊、自信、自立、自强意识,明确妇女及其他弱势群体不仅仅是被维护的对象,还应是维护权益的积极参与者,既是被维护的主体,也是维权的主体。